一粥粥粥

杂食注意,近期SPN,ff15。微博:一碗酸辣粥

【虫铁】HERO(一发完,死亡梗。有感而发的产物)

HERO.
-



我的目光回到了最初。
-


那耀眼的红,在黑幕中恍若一轮朝晖落下,金属铿锵伫地瞬间收敛的焰火推出一滚热浪,散落在与身前头盔一摸一样的假面上,高温仿佛融化了遮掩脸颊与睁大的双眼的屏障。在九岁那一年,我透过白烟卷起的灼灼炽息,看见了宇宙与星空。

那是我的英雄。IRONMAN。



那成了我永远无法打破的规律,在每晚睡前仰躺着脑袋深深陷入枕头里,睁着眼睛看向窗外近乎不泛星光的夜空,回忆着那双刻在脑海深处的眸子,从深处漆黑的角落扩散出的耀眼辉芒。忆起你撩开面具触碰上我脸颊时粗糙却温暖的指尖。然后一夜无梦,直到次日被透过窗的金丝唤醒,我才悠悠从那片穹宇回归。



“Nice work,kid。”

-

我眼睁睁见那身闪光的金属撕碎,断作消秽的玫瑰残瓣,在一双重拳下分裂炸开。我们在遥远地球的无人之地,在未知领域的陌生废墟里,在行星破碎的大灭绝后,在尘间弥漫了死亡的残骸中。破开瘴气的卫星陨块在高速俯冲,空气点燃了火花任其蔓延,无数流星拖曳着华丽尾焰坠下。身后钢铁制成的蛛矛支撑着自己躲避碎石袭击,我在闪避间寻找同伴和依旧在直面灭霸的英雄。尘屑被焰苗包裹着流窜,视线范围太过狭小了,即使有蜘蛛敏感的洞察也不起丝毫助力。

劲韧蛛丝缠绕紧昏迷状态中的众人将他们带向远离战场的巨石之后。我急着去协助先生,在这之前我曾刹那间见到了他破碎盔甲下尖锐却疲惫的眼,腹部分离肌体淌下刺眼的猩红。只是转瞬,那抹辐射开来的晶绿激浪涌出,冲垮了支离破碎下最后的意志。



“Don’t...”

-

我曾幻想过,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老师通报着我的名字进入办公室,一名黑衣墨镜的挺拔男子站立在校长左侧,接着能看见他递来的史塔克公司的邀请函。
但限于各种综合原因,这部分想法止步于幻想。


因而。在四月那个普通的放学后,我怀着普通的心情哼着普通的调子旋转钥匙拧开家门时,绝不会相信坐在我家沙发上的是史塔克先生。我现在都能回忆出那时候脑袋当机的感受,好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张口咬掉了脑子,再伸着两条墨黑色的蛛腿将我眼睛覆盖住,毒素顺着绒毛传送进血液里,两腿猛的发软,我强撑住没有当着最仰慕英雄的面跪下。

紧跟着,我看见玫瑰做的蜜糖自他眼眸深处绽放,滴落在了翘起的唇角边。那抹笑成为了银版照相机所拍摄下最为傲人的作品,永恒停留在了这一瞬记忆中,直到消散前的最后一秒都不曾模糊。




我于是进入了史塔克公司的实习部,秘密开展着在我的英雄精密策划下的工作。更新换代后出色绚丽的战衣,打造自史塔克先生精妙绝伦的双手,当我收到这份礼物的那一刻恨不得穿上它再也不脱下来。在皇后区的居民楼中,一位将来的超级英雄现在的好邻居英雄正式诞生了,以后的纽约生活里我将不再仅为了行侠仗义而行动,更多了一份加入复仇者联盟的决心。



在四月清晨醒来,在纽约喧闹苏醒与面包的麦香中踏上校车,在纷响的放学铃后借丝网飞跃于城市之间。


史塔克先生,我想要加入你。

-

蜘蛛感应敲碎了体内最响的警铃。仿若来自地狱深处的冰冷攀上胸口,又化作巨大的手掌攥紧了心脏。那是自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绝望,我捂住胸膛,热气一点点从指缝里溜走。


只有他了。我投去混杂万千情绪的视线,在混沌浮沉的半空交汇。那是什么样的目光啊,那双本该盛满了蜜与星屑的眸,那本该流连于大千万物间的深邃,那本该注视着最心爱姑娘的柔情。在此刻晦暗无光,收缩紧绷的瞳孔里,我只挖掘出了痛苦缠绕住的消散的躯体。




Mr Stark,I don't feel so good...
I don't… I don't know what's happening...


拖着铅灌的双腿,我动用枯竭的所有力量走向他,身周无垠的猩红大地与碎石散漫的苍穹渐渐褪却,我的视界独独绘出了金红的颜色,他在仅距我三米的遥远孤辰。我探出手,食指在划破空间时切作成了翩飞的蝴蝶,旋转飞舞着窜向了那抹唯一颜色的怀里。我被从四肢疯狂喷涌的力量拽住了,我感受着身体里亿万细胞奋力扛下了死亡降临。



I don't wanna go…

我用残缺的手臂环上了他的肩,我用战衣里他所储备下最后的爱意箍紧身。胸口的温度仿佛从触碰到他的每一寸肌肤回归,那是来自他的烧灼。我猛然想起那个变成意外的拥抱,指尖划过西装衣料紧紧抱住你时,你于颊边洒下熏染红耳尖的气息,你伸长手环绕住我身躯的温度,你胸膛处坚硬却柔和的钢铁。堪比太阳最炽热的内核,我连接上了那颗金属之心。



I don't wanna go…

我悄悄用乐高积木拼出了每个模样的你,他们被藏在我用蛛网包裹的木盒子里,它还在我们家卧室的木橱里。我本想寻着我成为复仇者那天送给你看,对——就在今天。在你用手拍过我双肩授予最高荣誉的勋章时,我该那时候就告诉你的,等着大战结束还能取出来好好收藏,我猜你会的,毕竟怎么说也是我耗费了十六年所造。



Sir please, please I don't wanna go....

您还不知道那是我。在你这幅钢铁之躯救下的数万人里那个纤弱的小男孩儿,那个带着跟你一样的头盔的男孩儿,那个举着掌心炮第一次和英雄交汇的男孩儿,那个捧着你颁发的“Nice work”奖状自豪了七年的男孩儿。您还不知道那个男孩为此刻能战损在你身边所获得的荣誉而多么幸福。



I don't wanna go…

化作粉末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可我舍不得松手,我第一次如此紧密地拥抱你,我第一次如此距离地靠近你,我怀抱了比之耀阳更为绚烂温暖的星辰。史塔克先生,请永远不要为此自责。在我拉扯你倒下的刹那,所有的颜色填满了视野,它们拥挤在广褒的天地间,光年外万千的璀璨揉进了顶空焦糖色的寰宇里。
再最后倾倒进你的双眼。


我的目光终于又回到这片宇宙与星空里。





I am sorry…

-

评论(8)

热度(51)